游玩、拍照之后

2017-03-11 21:31

之后,谢锋又被转移到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,“当时我也在里面,两个人把谢锋按在椅子上,旁边有3个工作人员请求谢锋写自述书,大略意思就是越南的工作人员没打他,他身上的伤与他们无关,不写的话就被打两个耳光,一共扇了4次耳光,我在旁边也在跟他们抗议,我被拉了出来,只能在外面听我丈夫在里面惨叫,后来谢锋在被强迫之下写了所谓的自述书”。

任丽丽称,谢锋被打时,母亲陈美红冲从前想禁止,他们也把陈美红像扭送犯人一样按住胳膊押回大厅。之后,打人者用手铐住谢锋,将谢锋押回大厅,并用皮带绑住谢锋双脚,将谢锋抬到二楼的一间办公室继承殴打,“过程中,他们把谢锋母亲按到关着谢锋的房间玻璃上,让她看着儿子被打”。

游玩、拍照之后,3人在2月7日回国,“有个朋友说他过关时就不交小费,轮到我们2月7日早上8点10分左右过关回来时,他们又要收取小费,我爱人说他给友人打个电话,看是否确切要收小费。他刚要往回走出海关大厅打电话,那个向我们收小费的女的就用越南语大喊了一声,旁边就冲过来七八个衣着军装的边防人员,上来就打,我爱人的手机、眼镜都摔坏了,被按到地上打,拳打脚踢,打得特殊厉害”。

被越边防职员拉进办公室持续殴打

任丽丽称,全部进程中,她始终在拨打大使馆电话求救,“咱们拿在手里的护照也被他们抢走了”。